复式投注技巧玩法 > 今日頭條 >
汶川地震11年后,全部幸免于難的初三四班還好嗎?
發布時間2019-05-13 09:34 | 來源:央視網

  中國推介網援引:

  十一年前的5月12日14點28分,四川省北川中學初三(四)班正在操場上體育課,班上37名學生因此全部幸免于難,他們是整個初中部唯一全部學生幸存的班級。

  十一年過去,定格猶在眼前,這群昔日十五六歲涉世未深的懵懂少年都已經改變和長大,生活的重心也從學習變成了工作、結婚、生子。這段特殊的經歷,伴隨著成長,成為人生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這十一年,是人生中最具可塑性的十一年,初三(四)班是以什么樣的方式走過?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那場大地震的經歷又會被如何安放?

  陸春橋·勇敢

  陸春橋是初三(四)班的文藝委員,大學時學了攝影專業,現在在上海一家文化公司工作。從2015年開始,她花了三年的時間,找到當年一起經歷生死的同學們,記錄下他們震后的成長故事。

  這部紀錄片,不僅讓陸春橋作為年輕的紀錄片導演吸引了外界的注意,也讓她對同學們有了更深的了解和認識。

  震后,初三四班的絕大多數同學都選擇留在北川中學,繼續高中學業,但是,他們的高中三年卻與同齡人非常不一樣。

  陸春橋:沒有太多人去關心學習和成績,父母也不會要求我們說你必須要多少分這樣,每天上完課也沒有作業。

  記者:所以說后來面對這種生活的時候,你們覺得到底是怎么回事?

  陸春橋:大家就是在乎我能否走出來,能夠健康的,至少對活著有希望,這件事情,就更加大于學習成績。但是聊到最后我所有同學都跟我說不后悔,是因為我如果離開了北川中學,我去其他地方讀書我就是特殊的。

  記者:不想被特殊嗎?因為你們的經歷實在是特殊。

  陸春橋:對,在這樣的環境當中我們是特別平等的。

  記者:馬上能夠讀懂對方心里怎么想的。

  陸春橋:因為我們一樣經歷過那個事件,就沒有必要去解釋,這是一種安全感吧。

  母志雪是紀錄片的主角之一,地震中,她失去了父親,北川中學畢業后,考上一所專科學校學習土木工程。

  2016年,陸春橋聯系上母志雪時,她正在成都的一個工程隊工作,負責做施工資料。那時,母志雪已經有了心儀的男朋友,正在籌備婚禮。

  母志雪:跟朋友在一起,包括同學,沒有那么多同學是失去父母的,沒有那么多同學是體會到你的,但你自己心里覺得有不同。

  陸春橋:我記得我們采訪前點了一杯奶茶。后來聊到自己爸爸的時候,其實在影片里面有用到那一段,她說希望爸爸活(過來)一天也好,讓他看看我現在生活多么好。說到那個時候的她的眼睛里面已經有很多眼淚要掉下來的。這個時候呢,外賣到了,就按了門鈴,那個時候我其實特別感謝這個門鈴。

  記者:那個奶茶給你救了場,沒有讓她繼續悲傷下去。這種悲傷的感覺是你不想觸碰的?

  陸春橋:我覺得很多時候不是眼淚才是最悲傷的。你抹不過去無所謂的,就是你把它放在心里的那個位置不同而已。我覺得每個人在不同的階段和年齡段去面對這個問題都有不同的想法。

  母志雪:最開始我理解不到的我爸媽的感情的,我當時耍朋友就是不是很認真,人要真的走到那一步,才理解我媽心里是怎么想的。

  母志雪對于父母愛情的理解,也讓鏡頭后面的陸春橋映照出自己與父母的關系。

  陸春橋爸爸:看到新聞,說北川中學三樓變成一樓了。我想女兒肯定死了,你媽就哭了,她整天都在哭,最后就要來找。

  陸春橋后來才知道,地震后母親花了兩天時間爬了七座山,從老家去縣城找女兒。

  陸春橋媽媽:走到最后一座山,不得了,(我兒子)打電話給我,我兒子在山東讀大學,說女兒還在,還在長虹培訓中心,我就在山上哭,就走不下去了那座山。緊走慢走,左走右走,怎么都(邁不開腿)走不下去。

  陸春橋:我現在對那段記憶有一點空白的。我記得最清楚的就是那年六月份、七月份,我就回來?;乩匆院笪頤敲刻熳諛潛咼琶嬪廈?,我就經常早上五點起來坐在那個門面上面,我也不明白為什么那樣,就是如果說有一點微微的余震我就會很快很快地反應過來,然后跑到樓下來。

  記者:一旦你經歷這種大的災難,我不知道在你的各個選擇當中它會在什么樣的環境上面,什么樣的時間點起一個什么樣的作用?是否在發揮作用?

  陸春橋:我覺得地震以后我最大的收獲就是心態上面,我會覺得身邊的家人也好,或者是現在擁有的東西也好,就是特別值得我去珍惜,少一點患得患失,多一點珍惜。

  去年12月,《初三四班》的首映禮在北川舉辦,陸春橋特地邀請了父母上臺與大家見面。

  陸春橋:這個會讓一個家庭有一件事情一起做那種感覺,不是僅限于平時的噓寒問暖。在這個事情當中,你會發現原來女兒長大了,兒子長大了,他們原來是這樣的處事方式,爸爸媽媽面對這樣的方式是這樣的態度,還蠻可愛的。

  陸春橋的父母在鄉里做藥材生意,最驕傲的是將一兒一女都培養成大學生。不過,兒子在綿陽,女兒在上海,這藥材生意誰來接班成了他們時常琢磨的心思。

  陸春橋:你說到底應該留在大城市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充實自己的生活,提高自己的能力,還是回去陪著父母呢?我不知道年齡再大一點會不會有答案,現在還沒有答案。

  劉陽·努力

  劉陽:也可能在地震過后,自然而然地產生了一種自己要成長起來,自己不應該和以前一樣,在思想上會產生一些碰擊。

  初三(四)班的劉陽,他的父親在地震中遇難,十一年前父親留下的最后印象,如今憶起來清晰又模糊。

  劉陽:就是在周一地震的,周日的那天早上,我爸他走的時候他到我的房間來過,我朦朦朧朧地感覺到他給我蓋過被子,給我放了50塊錢的生活費在我的床頭,那是對我爸最后的印象。當時都沒有說把眼睛睜開看,說爸你走啊,說一句話,當時都沒有說一句。

  劉陽的父親在菜市場做豬肉生意,但是,地震震碎了家中的頂梁柱,斷了經濟來源,一切都變了樣。

  雖然父親生前希望劉陽能夠通過讀書獲得更大的人生平臺,但劉陽還是堅決退學了,拜師學習開挖掘機。

  劉陽:我想的很簡單,我說即使這個行業再(累),我都要把它學會。只要學會了,我能一個月三千塊錢收入,我就可以不用問我媽要錢了,我一個人用一千或者兩千塊,我還可以給我媽拿一千塊。

  記者:挖掘機里邊肯定有好多講究是吧,你得準,首先得保證安全的情況下把東西吊起來,得挖起來。

  劉陽:兩個月我都學會了。你說這個怎么挖,完全難不倒我,我都能干得很清楚。

  記者:你覺得你是這方面有天分還是說當時動力太強大了?

  劉陽:我覺得都是雙向性的,一個其實我覺得更多一點可能是想掙錢,就是說掙錢。

  劉陽開著挖掘機去過全國各地很多地方,遠到陜西、新疆等地,不過,唯一一次去南京卻是因為誤入傳銷。

  劉陽:當時我在陜西開挖機,網上一個女的加我好友和我聊天,而且是聊了很久,聊了有一到兩年。那個傳銷就是日復一日把一個東西無限給你灌輸,慢慢洗腦那種。別人給我設好一個騙局,把我騙了,想再把媽騙進去。最開始就是帶我媽和南京轉了一圈,跟我媽說我做的這個事情,我媽完全不能接受。我媽給我下跪說,孩子,我今天必須要把你帶回去。真的,我媽那時候給我下跪,我把我媽抱著哭,我說走,就回來了。所以,我現在對我媽說話的語氣語言方面,對她比較軟,因為本來在那一件事情已經把她氣到了,把她慪到了。

  《初三四班》在北川首映時,劉陽特地從綿陽工地趕回北川,參加首映禮的每個觀眾都寫下了一張明信片。

  劉陽:地震我父親遇難過后,我的媽媽也沒有重新組建一個家庭。我現在身邊有很多兄弟,都不知道我的父親在地震遇難了或者我家庭是什么樣的,我都會就是說一句很簡單的話就給帶過去了。

  記者:覺得這個事情這種經歷不可以隨便給別人講的。

  劉陽:這個事情在我身上是一件傷心事不想去說。我不希望看到我別人脆弱的地方,也就是說在地震活出來了很不容易,應該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很開心去活,就是說日子美好的生活還是要自己還是要去追求,還是要去靠自己把它捕捉到。
 

編審 :王占武

掃碼關注中國推介網微信公眾號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